离岸人民币汇率早盘快速拉升 收复6.68关口 报6.6776-更新中

2018-07-13 01:58  中财网  钱多多

小字

今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6727 跌1个基点

离岸人民币汇率早盘快速拉升!收复6.68关口报6.6776

离岸人民币大涨逾300点 在岸人民币收于6.6690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 短期虽有压力但整体企稳

今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6727 跌1个基点

今日人民币对美元中间价报6.6727,较上一交易日下跌1个基点。

中国人民银行授权中国外汇交易中心公布,2018年7月13日银行间外汇市场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为:1美元对人民币6.6727元,1欧元对人民币7.7833元,100日元对人民币5.9234元,1港元对人民币0.85021元,1英镑对人民币8.7918元,1澳大利亚元对人民币4.9436元,1新西兰元对人民币4.5185元,1新加坡元对人民币4.8918元,1瑞士法郎对人民币6.6534元,1加拿大元对人民币5.0684元,人民币1元对0.60524马来西亚林吉特,人民币1元对9.3349俄罗斯卢布,人民币1元对1.9957南非兰特,人民币1元对168.40韩元,人民币1元对0.55047阿联酋迪拉姆,人民币1元对0.56206沙特里亚尔,人民币1元对41.7177匈牙利福林,人民币1元对0.55514波兰兹罗提,人民币1元对0.9580丹麦克朗,人民币1元对1.3299瑞典克朗,人民币1元对1.2158挪威克朗,人民币1元对0.72990土耳其里拉,人民币1元对2.8431墨西哥比索,人民币1元对4.9824泰铢。


离岸人民币汇率早盘快速拉升!收复6.68关口报6.6776

7月13日,离岸人民币汇率早盘快速拉升,收复6.68关口,报6.6776。

人民币汇率仍随美元双向波动

自4月中旬人民币汇率启动这一轮贬值进程,尤其是6月中旬出现加速贬值以来,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原因有诸多猜测,但不少机构认为,从市场的运行规律来看,人民币汇率随美元双向波动的格局并未改变,导致近期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原因仍是美元升值。

“6月份美元指数小幅上行,但人民币对美元却出现加速贬值,引发市场担忧。其实,截至7月8日,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上涨1.8%左右,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也在1.8%左右,可见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主因仍是美元走强,中国自身经济基本面仍较为稳健。此外,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仍在合理区间。”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邱涤凡日前表示。

对于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加速贬值,有不少机构认为这是“补跌”,或者说“对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莫尼塔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主要是对前期美元反弹的“补跌”。

“我们发现,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利差变动一般领先于远期汇率变动2-4个月左右见顶/底,2018年以来中美利差持续扩大是本轮人民币快贬的直接基本面原因,应当说本次回调是对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国信证券策略团队表示。

国信证券指出,2017年四季度开始,在中美利差已触底反弹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远期相对即期汇率升水的情况却一直持续,拐点迟迟未现。6月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见顶后出现较快下跌,汇率变动的拐点相比于利差的拐点整整延后了7个月,此轮人民币的下跌相较于中美利差变动十分迟钝,而人民币此次的回调其实是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

汇率预期保持稳定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将延

机构普遍认为,判断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主要看美元指数能否继续走强。短期而言,美国基本面向好令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再加息两次的预期升温,美元可能继续偏强震荡,令人民币承压,但国内政策预期和市场预期双双稳定,加之其它经济体复苏也将限制美元上行空间,总的来看,人民币整体企稳、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将延续。

6月中下旬人民币汇率加速贬值后,央行、外管局等多方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我们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我们将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为什么央行没有积极干预汇市?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6月后半月,虽然央行设定的人民币汇率中间价一直强于我们的模型估算值,但我们并未看到央行大规模干预汇市的迹象。从年初至今的总体趋势来看,既然2月到6月中旬人民币显著走强时央行的干预力度有限,那么近期人民币适度调整期间似乎也没有立即进行大规模干预的必要性,因为这只是前几个月偏离趋势后的回归。再则,贬值期间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每日最大跌幅只有0.5%,仍然在可控的渐进范围内,并未显示大力干预汇市的紧迫性。

人民币汇率走势如何?

摩根士丹利中国首席经济学家邢自强:我们预测的基准情形为,2018年3季度末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为6.65。然而,市场的货币政策预期(尽管不见得准确)和增长担忧,可能导致人民币出现短期超跌。假如人民币对一篮子汇率指数完全吐出2月至6月中旬的升值,那么人民币对美元可能会触及6.8-6.9。

但我们认为,央行不大可能鼓励人民币大幅贬值。两种情况可能促使决策层加强管理:其一,人民币贸易加权汇率完全逆转2至6月间的升值;其二,人民币出现无序贬值。6月15日至7月2日,人民币名义有效汇率的单日贬值幅度大多在0.4%-0.5%之间,最多不超过0.5%。但假如单日跌幅超过0.6%-0.7%,可能会增加干预的必要性。

如果出现上述情况之一,那么监管层可采取如下措施以稳定人民币势头:首先,决策层加大与市场交流,引导市场预期。其次,加强逆周期因子,支持人民币汇率中间价。第三,减缓对资本外流的放松措施。第四,代理行在外汇市场干预。


离岸人民币大涨逾300点 在岸人民币收于6.6690

离岸人民币(CNH)兑美元北京时间04:59报6.6930元,较周三纽约尾盘涨304点,盘中整体交投于6.7295-6.6723元区间。而在岸人民币兑美元(CNY)北京时间23:30收报6.6690元,较周三夜盘收盘涨59点;全天成交量266.04亿美元,较周三缩水22.40亿美元。

北京时间周三上午,人民币中间价下调492点至6.6726,为一年半以来最大单日降幅。

7月9日央行数据显示,中国6月外汇储备31121.3亿美元,环比上升15亿美元,升幅为0.05%,结束两个月连降,也高于预期值31028亿美元及前值31106.2亿美元。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此前表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基本面强劲,经济具有韧性。

本文原发表于北京时间15:58,原标题《人民币午后大幅拉升:离岸日内涨近500点 在岸一度涨破6.66关口》

今天,离岸和在岸人民币纷纷大幅拉升。离岸人民币日内涨近500点,在岸一度涨破6.66关口。

离岸人民币兑美元进一步拉升,最高至6.6723,目前报6.6799,日内涨近500点。

在岸人民币兑美元一度涨破6.66关口,较日内低点反弹450点,目前报6.6648。

今天上午,人民币中间价下调492点,为一年半以来最大单日降幅。

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6726,上一交易日中间价6.6234。上一交易日官方收盘价报6.6674,上一交易日夜盘收盘报6.6749。

7月9日央行数据显示,中国6月外汇储备31121.3亿美元,环比上升15亿美元,升幅为0.05%,结束两个月连降,也高于预期值31028亿美元及前值31106.2亿美元。

央行副行长潘功胜此前表示,中国有信心让人民币在合理区间保持稳定。中国外汇储备充足,基本面强劲,经济具有韧性。

央行《金融时报》曾刊文称,当前人民币汇率有压力也有支撑,预计后续将延续整体企稳、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总体来看,市场对人民币汇率仍然是双向预期。

中国金融四十人论坛高级研究员管涛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快速下跌是市场力量使然,并不代表官方对汇率水平的政策取向。市场妄自揣测,甚至把本轮调整视为应对贸易摩擦的中方武器,是在自己吓自己。

申万宏源邱涤凡认为未来汇率底线应关注“是否会引发系统性风险、是否严重制约国内政策独立性、是否阻碍人民币国际化和市场化进程”三个方面,而并非是简单的某一个数字或是人为划一条线。

他认为,近期的汇率贬值仍属可控,人民币一篮子汇率仍在合理范围,跨境资金没有出现加速外流,而外汇市场也暂未出现严重的贬值预期和非理性顺周期行为,国内政策仍有良好的环境。(华尔街见闻刘镔练王超 )


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弹性增强 短期虽有压力但整体企稳

7月以来,外汇市场波动加剧,人民币兑美元也经历了大涨大跌,不过市场汇率预期依然保持稳定。机构分析称,今年以来,无论是年初的快速升值,还是4月中旬起的快速贬值,人民币跟随美元双向波动的特征都更为明显,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往后看,尽管美国基本面仍有助于美元走强,但其它经济体复苏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同时中国经济的基本盘依然稳健,人民币汇率短期虽有压力但整体企稳态势不变。

人民币弹性加大7月12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间价报6.6726,较前一日调贬492个基点,单日调降幅度创2017年1月9日以来最大。此次调整被视为对隔夜美元大涨0.66%的反应,7月11日,因美国6月PPI数据表现强劲,市场对美联储今年再加息两次的预期升温,美元走强令包括人民币在内的新兴市场货币承压。

值得一提的是,几天前的7月5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大幅调升415个基点,报6.6180,调升幅度创2017年10月11日以来最大。

“前几天刚调升逾400点,12日又调贬逾400点,人民币汇率现在真的是弹性十足。”有市场人士感叹。

2018年以来,人民币汇率弹性明显增强,单日升、贬值幅度有扩大的迹象。据Wind数据统计,年初以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单日调升幅度超过300点的有3日,分别是1月15日调升358点、3月27日调升377点、7月5日调升415点;单日调降幅度超过300点的则有7日,除2月9日调降372点外,其余6日集中在6月15日至7月12日之间,反映出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中间价波动加大。

进一步看,年初以来,单日调升幅度超过200点的有10日,其中1月份就有5日,2月份也有2日;单日调降幅度超过200点的也有9日,4月下旬以来就有5日;分别对应着年初人民币较快升值和近期较快贬值。

与中间价走势相似,7月以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波动也明显加大,本月前9个交易日,单日涨跌超过200点的即有4日,其中7月2日、11日,人民币即期汇率分别大跌244点、444点;7月4日、9日,人民币即期汇率则分别大涨461点、305点,双向宽幅波动的特征体现得淋漓尽致。

进一步看,今年以来,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单日上涨超过200点的有13日,单日下跌超过200点的有14日;从时间分布上看,6月中旬以来有11日单日涨跌超过200点,进一步验证近期人民币汇率波动幅度加大。

仍随美元双向波动自4月中旬人民币汇率启动这一轮贬值进程,尤其是6月中旬出现加速贬值以来,市场对人民币贬值的原因有诸多猜测,但不少机构认为,从市场的运行规律来看,人民币汇率随美元双向波动的格局并未改变,导致近期人民币贬值的主要原因仍是美元升值。

“6月份美元指数小幅上行,但人民币对美元却出现加速贬值,引发市场担忧。其实,截至7月8日,今年以来美元指数上涨1.8%左右,人民币兑美元贬值幅度也在1.8%左右,可见人民币兑美元贬值主因仍是美元走强,中国自身经济基本面仍较为稳健。此外,人民币兑一篮子货币汇率仍在合理区间。”申万宏源宏观分析师邱涤凡日前表示。

据统计,截至7月12日17时,今年美元指数的涨幅约为2.7%,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即期价的跌幅分别为2.12%、2.39%,人民币汇率跌幅仍小于美元指数涨幅。截至6月29日,CFETS人民币汇率指数收报95.66,较2017年底的94.85仍上涨0.81点。

对于6月中旬以来人民币加速贬值,有不少机构认为这是“补跌”,或者说“对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莫尼塔认为,近期人民币汇率快速贬值,主要是对前期美元反弹的“补跌”。

“我们发现,中美10年期国债收益率的利差变动一般领先于远期汇率变动2-4个月左右见顶/底,2018年以来中美利差持续扩大是本轮人民币快贬的直接基本面原因,应当说本次回调是对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国信证券策略团队表示。

国信证券指出,2017年四季度开始,在中美利差已触底反弹的情况下,人民币汇率远期相对即期汇率升水的情况却一直持续,拐点迟迟未现。6月初以来人民币汇率见顶后出现较快下跌,汇率变动的拐点相比于利差的拐点整整延后了7个月,此轮人民币的下跌相较于中美利差变动十分迟钝,而人民币此次的回调其实是前期汇率超升的纠偏。

汇率预期保持稳定机构普遍认为,判断未来人民币汇率走势,主要看美元指数能否继续走强。短期而言,美国基本面向好令市场对美联储年内再加息两次的预期升温,美元可能继续偏强震荡,令人民币承压,但国内政策预期和市场预期双双稳定,加之其它经济体复苏也将限制美元上行空间,总的来看,人民币整体企稳、双向波动的运行格局将延续。

6月中下旬人民币汇率加速贬值后,央行、外管局等多方发声“力挺”人民币汇率:“我们有信心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我们将运用已有经验和充足的政策工具,发挥好宏观审慎政策的调节作用,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上述表态后,市场对人民币汇率预期进一步趋稳,7月4日、9日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分别大涨461点、305点,人民币汇率出现企稳迹象。

7月9日公布的我国外汇储备数据小幅回升,则进一步验证人民币贬值并未加大资本外流压力,目前我国跨境资金流动依然稳定。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6月末,我国外汇储备规模为31121亿美元,较5月末增加了15.06亿美元,终结两连降。若剔除掉估值效应,4月、5月我国外储事实上同样呈现回升状态。

更值得一提的是,近期人民币贬值并未成为境外资金流入我国资本市场的阻碍。境外机构配置人民币债券情绪持续高涨,至今年6月已连续16个月增持国债,上月大幅增持国债794亿元,增持同业存单222亿元,增持规模创新高,且在机构中增持幅度最大。

另据公开数据,今年上半年,境外资金净流入我国股票市场1313亿元,境外机构投资者净买入中国政府债3089亿元。市场人士称,这也体现了境外机构继续看好中国经济基本面的态度。

如银河证券所言,长期来看,中国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能力决定着人民币中长期走势。预计短期人民币汇率双向波动将加剧,同时逆周期因子这类机制也会用来制约汇率超调,减少市场恐慌。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波动加大,将提高我国货币政策的独立性,促进国内增长与稳定。(中.国.证.券.报. .王.姣)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