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央行的“高级别问题”

2018-04-17 08:22    滑稽

小字

欧洲央行(European Central Bank)官员开始认为,欧洲央行(ECB)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将是否让经济过热其视为一个“高等级问题”。

尽管最近出现了经济放缓的迹象,但欧元区经济的增长速度仍快于其长期趋势。允许这种繁荣继续下去,即使是以更高的通胀率为代价,也可以说是修复十年金融危机和二次衰退造成的损失的一种方式,例如,通过吸引那些放弃了工作希望的工人。

随着官员们讨论如何缓慢地撤回货币支持,这一选择现在变得更加重要。管理委员会成员Erkki Liikanen暗示上个月可能会汇率超调,只是他的同事延斯·魏德曼(Jens Weidmann)反对这个看法。 两人都是明年接替德拉吉的有力竞争者。 执行委员会成员Benoit Coeure也参与其中。

法国巴黎银行

(BNP Paribas)首席市场经济学家Paul Mortimer-Lee表示:“如果你开始正常化,并且只是慢慢开始,你将不得不超调。” “在长期处于低于目标水平之后,他们可能想要超越经济并将经济运行一段时间,以加强对未来通胀的预期。”

政策制定者下周将举行会议,尽管眼下的焦点更可能是经济疲软。三月份的通货膨胀率为1.4%,而中期目标是略低于2%,而第一季度的经济报告总体上是令人失望的。

不过,这种情况可能很快就会改变。Mortimer-Lee说,通胀意外的可能性正在上升。对于欧洲央行而言,任何这样的飙升都必然会唤起人们对2011年的记忆,当时央行在经济再次陷入衰退之前提高了利率

这是一个世界各国央行都头疼的核心问题,因为他们对通胀是否接近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最低点感到困惑。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的逐步加息计划将受到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总统的财政刺激方案的考验,而日本央行(Bank of Japan)可能会在将货币政策推至极限后,放弃实现消费者价格目标。

对顽固的通货膨胀的一个理由是,这场危机永久性地损害了经济潜力,投资机会被错过,工人失去工作。

经济学家们将临时发展的过程称为“滞后性”,正如Coeure所指出的,一些人认为解决办法是保持资金的开放。

他本月在巴黎表示:“可能只有有针对性的结构性改革或由异常宽松的宏观经济政策创造的‘高压’经济才能提供解决方案。”“长期高于潜在增长率对供应面的影响将反过来构成‘反向滞后’。”

尽管如此,Coeure并没有被说服,至少在欧元区是这样。他认为,该地区的经济能力仍大体保持不变——危机留下的伤痕可能只是深深的划痕,只要有足够的时间,就会愈合。

他表示:“近年来,产出缺口较大,与近期的通胀动态是一致的。”“如果我们主要看到经济周期的正常影响,那么在许多经济体中,通胀为何如此之低,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谜团,也没有必要让经济过热来消除危机带来的损害。”

然而,争论仍在继续。早在2009年,经济学家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至少有一位政策制定者在2年前提出了这个问题,当时的通胀率仅为0.3%。欧洲央行上周五发表的一篇研究文章指出,即便是在通胀高于目标的风险下,只会逐步提高利率

,也可能缓解经济低迷的影响。

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IMF)于4月16日至22日在华盛顿召开的春季会议将为各国央行提供一个讨论退出策略的机会。

是否允许某些汇率超调将是决定欧洲央行结束量化宽松计划和提高利率的速度的关键因素,而且可能成为理事会辩论中的一个新的讨论点。

芬兰央行行长Liikanen在3月表示,在通胀预期可能暂时超过2%的情况下,正常化将“在更坚实的基础上”。

德国央行(Bundesbank)行长魏德曼(Weidmann)上周在法兰克福发表讲话时更加直言不讳,他呼吁欧洲央行不要把注意力放在价格稳定上。

他说:“我拒绝任何让通胀率在一段时间内超过2%的提议。”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