销路不畅?价格不高?中国吃货来了 这些外国农民笑开花

2018-02-17 22:46    滑稽

小字

每逢年节,中国人最讲究阖家团聚吃点好的。近年来中国人的饮食也在悄然发生变化,越来越多的有机食品、进口食品成为人们的新选择,甚至作为礼品馈赠亲友。

据瑞士信贷

银行

(Credit Suisse)的报告,中国中等收入人群2015年已达到1.09亿人,超过美国的9200万。而咨询公司麦肯锡估算,到2020年几乎4亿中国人都可算作中等收入人群,其中又有超过一半年收入将在10.6万到22.9万元人民币之间,消费力更强。

这样的收入状况在食品消费趋势上有明显的体现:人们更加愿意为健康、精致的食物买单。

来自统计监测公司欧睿国际(Euromonitor)的数据显示,中国在2012到2016年间的有机食物消费量维持了两位数的年增长率。相应的,中国市场对进口食材需求量越来越大,这种需求也影响不少农产品

出口国的生产布局。

以“健康食材”牛油果为例,联合国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库数据显示,从2010年到2016年,七年间中国牛油果进口量从1.9吨飙升至2.5万吨,增长了一万三千多倍。墨西哥和智利是中国最大的牛油果进口国,而牛油果种植耗水量较大,难免会对其他产业(如同样需要抽取地下水的采矿作业)产生影响。

近年来,中国“吃货”改变世界的例子屡见不鲜。一种是为迎合中国消费市场而对本国的农业生产进行调整的;另一种情况则是通过技术转移,让中国农业科技在当地土壤“扎根成长”。

巴西:为中国保留非转基因大豆

巴西全国大部分地区气候炎热,土地酸性大,而许多农户看到转基因大豆可以解决抗旱、除杂草、除虫的效果,便纷纷开始采用转基因技术

。自1998年开始使用转基因种子以来,近20年内巴西大豆种植面积从1300万公顷增加到3400万公顷,产量从3070万吨增加到1.14亿吨。

如今,巴西是世界第二大大豆生产国,最大大豆出口国,而中国是巴西大豆的主要出口目的地,出口到中国的大豆占其出口总量的近80%。但目前出口到中国的产品都是作为油料和饲料的大豆,而非用于直接食用。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大豆消费国,特别是中国人喜欢直接吃黄豆以及各种豆制品,这让巴西人对中国食品

大豆的市场也非常眼馋。但很显然,中国人对转基因大豆的接受程度不高,特别是直接食用的更倾向于选择非转基因的。

因此巴西近年来增加非转基因大豆的种植,在2017年7月还成立了非转基因大豆研究所,专门研究非转基因大豆的增产技术。

据新华国际报道,农业研究公司大豆研究所所长若泽·雷纳托·博萨斯说,在巴西保留非转基因大豆并不只是保证转基因大豆田里不会迅速形成“超级杂草”“超级虫子”的措施,而是看到中国市场对非转基因大豆的需求,非转基因大豆项目就是为此设立的。

博萨斯说:“虽然我们一直在进行农业科技的更新换代,培植了转基因品种,但我们知道非转基因大豆在国际上还是有很大市场,特别是中国和欧洲地区,因此我们很自豪地说,我们会一直保留非转基因大豆的种植。”

智利:为中国顾客培育更大的樱桃

在智利最大的樱桃生产商、出口商加尔塞斯农场,流水线上每一颗樱桃被自动拍下约60张照片,上下左右前后,全方位、多角度,以确认樱桃表面没有瑕疵,并以此为判断标准为樱桃分级。

加尔塞斯农场董事长兼总经理埃尔南·加尔塞斯说:“中国人喜欢紫得发黑的大樱桃,他们觉得颜色越深越好、果径越大越好,而智利本国消费者倒更愿意选择相对便宜的小樱桃。”

他还表示,“我们在上海设立了办事处,以贴近我们的客户。电商业务发展得十分迅猛,像滚雪球。当然,我们仍专注于我们的农场,以生产质量和口味更佳的樱桃,剔除中国消费者不喜欢的品种,种植更受青睐的品种。我们要种出质量更好、果径更大、果色更深的樱桃,因为那是中国消费者想要的。”

智利是中国第一大新鲜水果供应国,也是中国第一大进口樱桃供应国。根据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公布的统计数据,智利向中国樱桃出口量在2017至2018年樱桃季大幅上涨,已超过12.5万吨,创下历史新高。

智利水果出口商协会主席罗纳尔德·鲍恩说,本季智利出口樱桃中有83.75%去往中国。

“中国口味”让他们开始养鸭、种菜……

据环球时报此前报道,过去,加拿大并没有养鸭业。该国最早的大规模养鸭场是成立于1912年的“布罗姆湖鸭”,当年引进的品种不是别的,正是来自“中国餐桌”——北京玉泉山脚下的正宗北京填鸭。从那以后已过去105年,这家公司一直打着“北京鸭”的招牌吸引顾客。

加拿大目前最大规模的养鸭场是由穆尔比兄弟在1951年创办的“京·科尔鸭”(King Cole Ducks),它是加拿大头号产鸭和冻鸭出口大户,年产北京鸭250万只左右。而加拿大总共年产鸭大概是550万只。

另一家为当地华人熟悉的北京鸭场是“河谷专业家禽”农场,他们专门饲养“爱因斯坦鸭”和“台湾走地鸡”,前者其实也是北京填鸭。

有趣的是,这三大养鸭场的创始人和经营者都不是华裔。而他们虽然都饲养北京鸭,但只有最初的那家农场是从北京直接引进的,后两者分别从英国和中国台湾地区引进。除了向中国出口,这几家养鸭场有的主攻北美“吃货”,有的则将目标对准华裔及亚裔社区。“河谷专业家禽”农场为贴近亚裔,专门起了中文名——山水农场,它还效仿中国,在当地搞起“农家乐”。

西班牙则出现另外一种新兴行业,“给华人种菜”。位于该国瓦伦西亚省的2000人口小镇埃尔佩雷约(El Perelló),拥有为欧洲多国提供近20种中国蔬菜的基地。可以说,中国蔬菜重振了小镇的经济活力。

上世纪50年代起,埃尔佩雷约70多家农户组成农业合作社,种植西红柿、土豆等当地常见农产品,农业几乎是小镇唯一的经济来源。那时,小镇靠得天独厚的温润气候条件获得稳定收益,然而温室种植技术出现后,气候优势不再,经营陷入困境。直到1989年一位华人提出了一个建议。

现任农业合作社负责人贝尔特朗回忆说:“那时候,这位华人先生与一名瓦伦西亚女孩结婚,他们开了家中餐馆,并在家中的小菜园里种了些中国蔬菜。这位先生问我,能否为华人餐馆和超市种植中国蔬菜。”后来,埃尔佩雷约农业合作社进行了第一次试种,大获成功,据说,常常菜还没长好就已被预订走了。

西班牙蔬菜种类较为单一,超市里见得最多的就是生菜、西葫芦、西兰花等。埃尔佩雷约种植有油菜、芥蓝等,这些都是原来西班牙不种的蔬菜。如今,来自荷兰、英国等地的竞争者也看到中国蔬菜的商机,因此与几年前相比,市场菜价要低一些。不过埃尔佩雷约的蔬菜在冬季产量更大,这是一些靠北部的竞争对手无法做到的,其竞争优势再次显现出来。

中国农业技术在东盟土壤“开花结果”

今年春节前夕,广西南宁各大年货市场上处处可见东盟农副产品的身影,柬埔寨香米、越南百香果、马来西亚榴莲等,成为中国民众购置年货的热门选择。这些物美价廉的优质东盟农产品中,不少存在着中国科技的“基因”,是中国农业科技在东盟土壤“扎根成长”结下的硕果。

据中新网报道,广西壮族自治区农业厅副厅长郭绪全在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广西已在印度尼西亚、缅甸、越南、柬埔寨、老挝设立了中国(广西)—东盟农作物优良品种试验站项目。至今,共为相关国家引进农作物试验试种300多个,筛选适合当地种植的品种和提纯复壮品种共30个、累计示范推广面积超过6万亩。

2013年,中国科技部和广西官方共建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中心,并在此后4年内与8个东盟国家建立了双边技术转移中心,广西与大部分东盟国家的科技创新合作渠道已初步建成。

中国—东盟技术转移中心秘书处副处长罗锦模表示,通过上述双边技术转移中心,中国杂交水稻、杂交玉米、木薯、蔬菜、水果、茶叶等农作物优良品种栽培技术顺利在东盟地区落地,深受当地民众欢迎。

“中国杂交水稻在越南成功种植就是成功案例之一。”罗锦模说,自2012年起,中国科技团队根据越南中北部地区气候条件和生产实际需求,将广西农科院育成的杂交水稻品种“特优136”引进越南,该品种单产可达500公斤每亩,具有稳产、容易种植、适应性强等优点。目前该杂交水稻品种在越累计种植面积约150万亩。

随着中国与东盟农业合作日益紧密,越来越多的中国农资企业在东盟国家落户。借助广西渠道,广西国宏集团(柬埔寨)大米加工项目、广西农垦(缅甸)剑麻种植基地、广西农垦(越南)年产10万吨木薯变性淀粉项目、中国·印尼经贸合作区等多个中国—东盟跨国项目正在开展中。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