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涛:人民币对应美元贬值增强 预计年底在6.2附近

2018-02-12 04:21    滑稽

小字

汪涛博士是瑞银投资银行

的亚洲经济研究主管、首席中国经济学家。她带领的团队负责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和政策问题,并多次在机构投资者、亚洲货币等各类投资者调查中名列榜首。此前,汪涛博士曾任美国银行

大中华区经济研究与策略主管以及BP集团亚洲经济研究主管。汪涛博士还曾是国际货币基金

组织高级经济学家,负责研究中国宏观经济发展以及结构性改革问题,并发表达了多篇研究论文。

总结归纳本期《首席对策》的核心观点:

1、2018年全球经济趋势仍然是继续复苏的趋势,全球同步复苏之前由中国和其他新兴市场带动,但现在动能已经转换到主要发达国家。

2、关于行业投资机会,看好国企改革板块,国企改革在今年还会继续加速。另外,除了市场共识的消费升级和新经济,提醒关注跟环保有关的板块及旧经济里面的龙头。

3、2018年周期性行业或面临调整风险。

4、去杠杆大环境下,债券市场预计波动较大、只有阶段性机会。考虑到我们的出口竞争力和其它的一些方面,人民币不具备持续单独升值的空间,而是对应美元的贬值走强,预计今年底人民币兑美元在6.2附近。

5、今年市场最关注的一个问题,是去杠杆是否平稳、信用市场会否大起大落;化解债务风险仍然引人关注

【首席对策 专访汪涛 文字】

李策:很高兴您接受《首席对策》专访,那么,您解读一下,我们现在怎么看整个宏观大势?

汪涛:去年确实是一个全球同步复苏的这样一个势头,但这里头我觉得新兴市场带动,应该说中国带动,中国带动了新兴市场,新兴市场一起带动了全球,我觉得跟这个有关,如果看新兴市场去年的增长,主要是大宗商品出口额的增长,而大宗商品出口之所以那么好是因为中国的需求比较好,中国把价格也支撑上去了,包括美国,美国去年的投资非常好,最大头来自于能源投资,所以都是跟这些有关的。往下走的话,我们认为这个经济周期没有结束,全球我们仍然非常看好,2018年,我们认为今年的增长比去年还略有提升,这里面包括美国减税的原因,也包括美国的制造业投资在经历了这么几年非常弱的情况下,有可能开始反转。欧洲的话,欧洲的经济在前几年财政大幅紧缩,银行修复资产负债表,不愿意借债的过程之后,现在也出现了反转。所以我们觉得欧美、新兴市场,中国相对来说有一点点下行的压力,但是也不大,整体来说仍然是一个继续复苏。所以我觉得是在一个周期中部。

李策:上次专访,您推荐过国企改革板块的投资机会, 目前市场普遍看好新经济带动的5G、半导体等产业升级的机会,还有消费升级,国企改革是不是依然看好?您怎么看细分行业的机会?

汪涛:我们仍然看好国企改革,因为我们觉得国企改革在今年还会继续加速,包括一些混改,包括一些行业整合,国企的产能集中度会进一步提升。另外就是我刚才说的,看好跟环保有关的板块,消费升级和新经济应该是市场的共识,所以这个也是一个长期的趋势。

李策:那么在经济转化的过程当中,会不会产生一些新的投资机会,虽然说新经济出现了,但是占比还很小,我们投资者应该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汪涛:我觉得从长期来看,这肯定是一个趋势,我们也看见这几年服务业、消费占GDP

的比重都是在不断地上升,像你刚才讲的互联网、虚拟经济、电商,包括互联网上的各种各样的经济活动和高端制造业,都在迅猛的增长。但同时,我们还有一个旧经济的结构调整,比如说去年过剩产能收缩之后,其实这些相关行业的利润增长很快,它们有一个反转,银行也涨的不错,所以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有趋势性的非常好的东西,但是大家都看得到。有些反而没看到的一些旧经济的龙头企业,可能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不错的表现。还有一个新的方面其实就是环保,从去年开始,政府加大了环保的力度,经济工作会议把环保作为未来三年的一个重点任务之一,在这个环保过程中,比如说新能源汽车,新的清洁能源,还有一些其它环保有关的主题,我觉得也会表现不错。

李策:关于投资方面,目前来看,我们的资产配置,您有什么样的推荐?

汪涛:我觉得其实需要在供给侧技术和降杠杆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下,再加上美元走弱,人民币走强,所以整个全球市场对中国的担心应该说是消失的非常多,所以它有一个重新定价,重新对中国的市场估值的这样一个过程。这个过程我们觉得还没有完全结束,因为现在全球大的基金对中国仍然是低配,并没有超配,所以在这个过程中,可能港股还会,再加上有一些南下的资金,可能还会迎来继续的上涨。在国内A股市场上,我觉得相当大程度上是蓝筹股领跑,所谓价值投资的回归,这个过程可能也是仍然会继续。至于说债券、股市和楼市,我觉得可以说我们对股市应该说还是有一定的信心,我觉得今年还会持续有一个上涨,可能比去年要差一点,但是仍然会有一个上行的势头。债券市场,应该有阶段性的投资机会,但总体来说会比较艰难一点,因为去杠杆的过程还在继续。

李策:接下来人民币汇率的走势变化,您也预测一下。

汪涛:人民币其实从2017年初以来,一直都处于一个逐渐升值,尤其到最近的一段时间升的比较多一点,这里头其实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美元的贬值,最近一段时间美元兑欧元、兑其它主要的货币贬值也比较多,所以人民币借势反弹。其实从人民币的一揽子汇价来看,1月5号,星期五的这个位置,跟去年年底,2017年年初的位置其实基本没有什么变化,也就是说我们的有效汇率没有什么变化,变化主要是根据其它的汇率的调整。未来处于一个什么位置?我觉得相当程度上要看美元的变化,虽然美联储会继续加息,市场普遍的预测是两到三次,今年,但是这个是在美国经济已经持续复苏进入一个继续上涨,大家对美联储的加息已经充分预期到的这样一个情况下。所以美元并不会因此而升值,有可能继续贬值,所以人民币应该说还会有一点升值的压力。那么它会在什么位置呢?我觉得我们可能还要考虑到我们的出口竞争力和其它的一些方面,所以我个人并不认为人民币会有明显继续升值的空间,我觉得也还要为其它的一些不确定性留一点空间。

李策:债务问题,包括影子银行,现在有没有得到有效的防范?接下来的灰犀牛事件最重要应该防范的是什么?

汪涛:我觉得中国的债务问题是困扰我们经济和市场过去好几年的一个问题,其实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中央就已经定调说防控金融风险作为一个非常重要的任务,在去年开始去杠杆其实已经开始发生,在金融体系内的杠杆,我们已经看到有所下降,企业的杠杆也基本稳定下来了。所以说金融杠杆最大的风险,应该说蔓延的势头已经被遏制住了,下一步应该是逐步去化解、破解其中的一些风险。在这个过程中,政策的执行,会不会过快过猛?各有关部门能不能够非常好地去协调,不会引起市场过大的动荡,可能是今年市场最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信用市场会不会大起大落。所以我觉得这个方面在债务大问题下的一个小问题,总的趋势来说,去杠杆这个趋势还会持续,应该说好几年。今年我们可能会看到一些方式,方向不会改变,但是方式和节奏可能会有一些调整。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