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赶世界前沿科技创新 中国技术创业迎来新投资窗口

2018-05-18 15:02    滑稽

小字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年,也是中国学习西方先进技术的40年,中国是否已经走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创新之路,通向新经济?与此同时,中国正在通过推进开放与全球化,用自己的创新惠及更多的国家。中国仍然需要拥抱全球创新,会与之前的40年有什么不同的特点?

在今日举行的第一财经技术与创新大会上,来自不同行业的大佬们,在“中国之路与全球创新”圆桌讨论中,就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

汇丰中国工商金融华中大区董事总经理吴威明显感受到新经济的发展,尤其是新经济的客户占比越来越大,在一些地区,新经济企业的收入已经达到了70%左右。

这种变化在投资界也非常显著。“十几年前做风险投资,互联网刚起来的那波,中国大多是拷贝美国,现在很多领域,包括移动互联网、移动支付、移动应用、新零售等方面,已经超越美国。”光速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宓群谈及自己的切身感受。

具体到自己所处的风险投资行业也经历了从无到有的过程。“去年美国所有的风险投资、融资的金额加起来,和中国风险投资、融资的金额加起来,两个是一样的。中国成立一个医药的创业公司,估值比美国贵2、3倍,整个的发展是非常大的变化。”

曾在美国生活多年,聚焦前沿技术投资的线性资本创始合伙人王淮认为,2012年左右中国企业更多考虑如何把商业模式跑通,如何把钱赚到,但是在过去两三年内,原创的创新开始被提上议程。

随着改革开放和产业升级,一步一步从实体到虚拟,然后虚实结合,从过去中国提供原材料和生产力,到后来我们提供自己的Know How和Know What。在整个价值体系里面,不会在金字塔的底层,而是往上层走。“中国从改革开放以来,从相对边缘的位置逐渐走向核心地位。”

中国在发展新经济的过程当中,又究竟临哪些壁垒或者困难,又该如何突破?

来自金融业的吴威认为,新经济往往伴随着新的业务模式、新的产品,这些特点就会使得全产业链、全生命周期,包括跨境金融服务需求会比较旺盛,对于金融服务的模式也会提出一些新的要求。“从

银行

的角度来讲,我们希望有定制化的金融服务能够满足新经济企业在不同的生命周期的不同阶段,所有的不同的需求。”

作为初创公司,专注家庭服务型

机器人

的达闼科技联合创始人兼副总裁汪兵认为新经济一方面是传统经济的“破”,另一方面是新经济的“立”。作为技术型公司,他认为知识产权在新经济丽占有很大地位,企业的核心技术知识产权必须要保护企业。与此同时,还要注重核心的技术突破。

新经济也给投资界带来新的机遇和要求,王淮认为在软件端Know How上,中国一点都不比别人差,甚至走在前面。但在Know What,新算法创新、新领域开拓上,中外存在巨大差距,资本也是欠缺的。

光速中国基金创始合伙人宓群也表达了同样的看法,和欧美成熟市场相比,我们改革开放只有40年,因为企业历史比较短,这些企业它本身的技术、IT能力是比较弱的,所以产生一个新的机会,以技术为驱动,提高效率的企业。“互联网+以外,技术型的甚至硬件的很多方面,中国的企业有非常好的机会。”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