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方智库:未来两三年还会强调去杠杆,政府杠杆率适当提高有必要也可行

2018-10-17 05:58  中财网  钱多多

小字

摘要: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张晓晶表示,鉴于居民杠杆率攀升已到一个限度,靠推进居民部门去杠杆已“独木难支”,因此,政府杠杆率的适度提高是有必要也是可行的。

始于2016年下半年的去杠杆成效显著,宏观杠杆率逐渐企稳。此时,有关去杠杆是否过度、以及进一步去杠杆的空间等问题引发热议。

据中国证券网,周三,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主任张晓晶在标普“2018年中国信用观察年度研讨会”上表示,至少在政策层面,未来两三年还会强调去杠杆。如果去杠杆在三年之内有成效,后面可能就逐步建立起制度框架和政策框架。

张晓晶称,在结构性去杠杆的大背景下,指望继续推进企业部门去杠杆,就需要其他部门支撑。鉴于居民杠杆率攀升已到一个限度,靠居民部门已“独木难支”,因此,政府杠杆率的适度提高是有必要也是可行的。

张晓晶认为,当前经济背景下,“稳”字更加突出,从去杠杆到稳杠杆,具体而言就是居民稳杠杆,企业去杠杆,政府加杠杆。

他建议适当提高地方政府的杠杆率,称以融资平台和PPP为代表的地方隐性债务余额增速显著下滑,地方隐性债务水平下降。这与他不久前在一份报告中的观点一致。

对于居民部门稳杠杆,张晓晶表示,目前居民部门的杠杆率仍存在扭曲。未来要有效稳定居民杠杆率,一方面是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另一方面是对于短期贷款特别是消费贷款给予一定支持,建议将买车等消费贷款与买房区分开。

国内杠杆率企稳已经得到高层的确认。央行行长易纲在上周举行的2018年IMF/世界银行秋季年会期间接受媒体专访时称:“多年来,我们一直在说去杠杆。现在宏观杠杆稳住了,是个重大的变化。”

上述中证报还写道,决定去杠杆是否已经到位的不是具体的杠杆率,而是杠杆率维持相对平衡、可持续的水平,治理能力提高了,有一个可持续机制。

张晓晶还称,金融部门杠杆率回落到2014年水平,非金融企业部门杠杆下降趋势已保持5个季度。

他表示,杠杆率之所以变成所谓金融风险的源头,是因为杠杆集中在地方政府和企业部门,尤其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要朝着“竞争中性”的标准去靠,即实现自由进入和退出市场,尤其僵尸企业要能够退出。

根据官方资料,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成立于2005年,是中国第一个兼跨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的国家级金融智库。

在“堵后门”时适当放开“前门”?

在上个月下旬发布的报告《去杠杆政策转向了吗》中,报告的作者张晓晶、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副主任常欣、国家资产负债表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磊表示,截至二季度末,全国总体杠杆率水平上升0.6个百分点,基本保持稳定。金融部门仍在加速去杠杆,资产方金融部门杠杆率由2017年末的69.7%下降为64.3%,负债方则由62.9%下降为61.6%。

上述报告显示,政府总杠杆率从去年底的36.2%下降到35.3%,总共下降0.8个百分点。其中,地方政府杠杆率降幅更大,达到0.5个百分点,至19.4%。中央政府杠杆率下降0.3个百分点,至15.9%。(下方图表制作人为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

这三位作者预计,随着今年下半年置换债收官以及专项债发行节奏的加快,地方政府杠杆率可能会出现小幅上升。

张晓晶等三人认为,政府部门去杠杆的重心所在是应对地方政府的隐性债务扩张。而地方政府的隐性杠杆水平下降恰好是去年至今的去杠杆过程中更为显著的变化。原因有三:

首先,以融资平台和PPP为代表的政府隐性债务余额增速出现了显著下滑。第二,主要以政府资金为支撑的基建增速大幅下滑。第三,地方政府隐性债务资金主要来源的影子银行规模出现大幅下降。

他们建议,在“堵后门”的同时,也要适当多放开些“前门”,即在降低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的同时,适当增加显性债务,即适当提高地方政府一般债务限额与专项债务限额,保持地方政府投资支出的稳健性。

张晓晶等三位社科院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人员建议适当提高地方政府部门,而中信证券明明研究团队的观点则略有不同,他们在研报中表示“中央政府杠杆率仍有空间”。

明明团队使用了国际清算行(BIS)的数据:中国政府部门债务比率2017年为46%,略低于同期新兴市场国家49%的政府部门杠杆率水平,也远低于发达经济体100.90%的杠杆率。美国的政府部门杠杆率为97.0%,日本为200.50%,欧元区为86.70%。

这只中信证券的研究团队认为,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政府杠杆率水平并不算高,即使隐性债务的大规模存量低估了中国政府的实际杠杆率,但与发达经济体相比仍存在一定的加杠杆空间。

返回频道
我要分享:0
加载中
查看更多